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已发论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已发论文 > 文章

互联网视野下微信公众平台支持混合式教学实证研究 ——以瑜伽课程为例

时间:2019-07-25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摘要: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移动互联不断优化。移动终端使人们获取知识信息更快速便捷,如何将移动终端应用于教育领域,还有许多问题有待思考。为了探索移动终端与传统教学相结合的混合式教学模式,本文依托微信公众平台创建了瑜伽课程初见瑜伽教学公众号。面向1128名关注用户,分别以学生的基本情况、地域特征、学习内容、学习行为四个方面进行统计分析。初见瑜伽微信公众平台实时数据显示,在吸引学习者、传播教学内容、个性化学习等方面有促进作用,学生在学习空间与时间上更为灵活;学习目标更明确。建议:以健康第一的指导思想为目标,进一步优化瑜伽教学内容的设计,创建多元信息支持下的微型学习情景。加强面授教学与信息技术相结合的混合式教学模式,注重学生学习的体验感。

关键词:互联网+;微信公众平台;混合式教学;瑜伽论文咨询QQ2219005666;投稿邮箱:haifall@vip.qq.com(发论文服务流程查看

Empirical study of BlendedTeaching Pattern Based on WeChat Public Platform Under The vision of the Internet——A Case Study of “Yoga Course”

ZhouJiao

(P.E.Departmentof Business College of Shanxi University030031)

 

Abstract:With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ternet, mobile interconnection is constantly optimized.Mobile terminals make it more quickly and convenient for people to acquire knowledge information. There are many problems to be thought about how to apply mobile terminals to the field of education. In order to explore the blended teaching pattern which combination of mobile terminals and traditional teaching, our study relying on the WeChat public platform and created the WeChat Subscription of Yoga course named “First view of Yoga”. A statistical analysis was carried out for 1128 users of concern from four aspects of students' basic situation, regional characteristics, learning content and learning behavior. Real time data displayed that the WeChat Subscription for “First view of Yoga” has a positive effect on attracting learners, disseminating teaching content and personalized learning, students are more flexible in learning space and time and the objectives are clearer.It is suggested that, take the guidance of “health first” as the goal, we will further optimize the design of yoga teaching content and create micro learning scenarios supported by multiple information. Strengthenthe blended teaching pattern which face to face teaching combined with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focus on the experience of students study.

Keywords: Internet; WeChat public platform; Yoga; Blended Teaching Pattern;

前言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互联网生态不断优化,2015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中,李克强总理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互联网+”行动的计划。并成为国家发展战略,随着互联网+行动计划的推进,教育领域中一场信息化的变革正在发生着。如何将传统教学与多种信息技术以及互联网平台的优势结合起来,两者优势互补,获得更加的教学效果,是值得我们深思和探讨的问题。

    微信公众平台20128月正式上线,可以通过订阅号和服务号两种账号类型来帮助组织或个人创建互联网平台,形成一个不一样的生态循环,实现了信息资源编辑、发布、关键词检索等智能管理和服务。然而在教学领域,仅是面受式教学已满足不了学生学习的深度和广度,因此本文通过创建瑜伽课程微信公众平台,探索其在体育教学领域中的应用价值充分挖掘教育和学习支持功能,将传统教学与信息技术进行融合,探索微信公众平台支持下的混合式教学的应用价值。

2研究设计

2.1调查样本

 “初见瑜伽微信公众平台是山西大学商务学院体育必修选项课中的瑜伽课程,作为公共体育瑜伽课程在教学实践方面已有10年的教学积累。在2017年被学校评为优秀教学改革课程。

初见瑜伽微信教学平台于20159月正式向学生开放,截至20179月,在29个月的运行过程中,共有1663名微信用户,通过搜索公众号和朋友推荐的方式关注本平台,在运行期间,用户根据学习需求有550取消关注,因此本研究的样本为实时数据与关注人数1128名。

1调查样本统计

 

类别(N=1128)

频数

百分比(%)

性别

138

12.24

990

87.76

 

属地

山西

996

88.30

广东

18

1.60

北京

14

1.24

上海

11

0.98

其他(陕西、江苏等23个省份)

89

7.88

(数据来源:出自初见瑜伽微信公众平台)

2.2研究方法

    研究主要采用内容分析,内容分析数据来源于初见瑜伽微信教学平台的实时网络数据,首先对1128名关注微信教学平台的微信用户的基本情况、特征、地区分布。增长速度的信息进行分类整理,其次梳理教学信息的媒介形式、推送频率、学习的行为习惯的相关方面,从而完善微信教学平台的信息资源。使初见瑜伽微信教学平台更好的服务于课堂教学,丰富学习者获得知识的渠道。

3研究分析

3.1瑜伽课程微信教学平台学习用户基本情况与特征分析。

初见瑜伽公众平台是微信公众平台订阅服务号支持下的数字平台,学习用户可以通过平台搜索公众号名称、微信号、图文页右角菜单,分享名片等方式关注初见瑜伽教学平台,每月学习用户增长趋势图显示,学生用户从20159月订阅号推出。首页关注人数132名经过29个月的运营管理,关注用户增至1128名。

 

(数据来源:出自初见瑜伽微信公众平台)

每月学习用户增长趋势

    学习用户增长趋势数据显示:新关注人数是在每年的9-10月出现明显增长。之后增长趋势平稳,每年9月是新学年的开始,说明关注用户以学生为主,从阶段关注用户增长趋势来看,在平台初建阶段,学习用户大多是因课程需要进行关注,随着平台信息资源的丰富和课堂教学应用的推进,关注人数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说明信息技术与课堂教学相结合的学习方式逐渐被学生认可,在第二年的稳固优化阶段,通过数据我们看到了新关注人数仍然在910月明显增长。但这一阶段的增长较为平稳。根据平台信息资源碎片化的特点,优化平台信息资源,任何教学信息内容都应具有科学性、系统性、目的性、共享性(南国农2010年)。因此,这一阶段我们对平台资源和课堂教学内容进行了优化整理。使学生用户获得更的学习效果。

(数据来源:出自初见瑜伽微信公众平台)

2 学习用户人口统计图

从微信学习用户人口统计变量来看,初见瑜伽教学公众平台,1128名学习者中,男性138名,占12.24%;女性990名,占87.76%。在瑜伽课堂教学三学年中共有学生480人,男生(30人),女生(450人)比例分别为6.25%和93.75%,数据显示教学平台学习用户人数远远高于,课堂教学的学生,说明随着互联网发展,学习者获取知识途径更为多元化,学习方式也多种多样,同时发现,无论是在教学平台还是课堂教学中,女生比例都高于男生,反应映出瑜伽教学女多男少的基本现状,但在教学平台中用户男性人数有所提升,说明我们可以通过教育平台丰富瑜伽内容,使学生对瑜伽运动认知更为深入浅,进而使学生达到锻炼身体的目的。

此外,学习用户属地分析,山西省关注用户以太原,晋中两地为,分别724人和272人,分别64.18%24.12%其他地区132人,11.70%山西大学城处于太原与晋中交界处,平台学习用户主要是大学城分部在学生为主,说明信息多元化的学习方式逐渐被学生所认可和使用。

3.2瑜伽教学平台学习内容分析

“初见瑜伽”公众平台是以瑜伽课程教育信息为基础构建的网络信息平台,根据移动微型学习碎片化的特点。对平台前期运行成果进行系统化的整理与延伸。将课程知识点内容分类整理,并借助平台关键词快速查找功能将知识内容精准化。共建71条知识内容,瑜伽教学资源20条、教学辅助资源17条以及学习共享资源34条。前期教学平台构建期、知点内容发布时间平均7天左右,辅助教学信息则根据课程实际需要进行发布,没有固定时间。

 

2“初见瑜伽”学习资源分布

文章类型

推送数量

阅读人数

分享人数

教学类

20

3634

209

美文类

19

1979

79

瑜伽知识类

15

1418

56

互动类

14

872

36

提示类

3

461

16

(数据来源:来自初见瑜伽微信公众平台)

在信息资源内容呈现方面:“初见瑜伽”公共教学平台融合了文字、图片、视频、GIF动态图等媒体生态。根据学生学习目标共推送5种类型文章,分别为美文类、教学类、瑜伽知识类、提示类、互动类,其中美文类和教学类这两种类型不论是在推送数量、阅读人数还是分享人数都高于其他类型。通过表2数据我们发现在教学类文章中累计阅读(3634次)和分享阅读(209次)是学生的主要学习内容。数据反映了很多学生在反复利用互联网教学平台进行瑜伽的预复习,并且通过网络方式将学习内容分享给其他同学朋友。因此在当今互联网高速发展下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体育教学的方式优化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和手段,利用互联网教学平台传播健康知识,使学生在学习中分享,在分享中学习。

3.3瑜伽课程微信教学平台学习用户学习行为分析

学习行为和学习效果是个人学习意愿所决定的重要因素之一,“初见瑜伽”教学公共平台的学习用户大部分初始意愿是源于对瑜伽学习的兴趣。很多学者在对移动学习意愿的调查中也印证了学习行为和学习效果取决于个人学习意愿,另外(姜强2014年)还发现:学习中 “容易找到所学的学习资源”也是影响学生学习的重要因素。因此,“初见瑜伽”教学平台根据课堂教学内容对平台信息化资源进行了可视化的教学资源整合,使学习用户对所学知识点的目标更明确,获取知识内容更便捷。从而激发学生学习的兴趣。

 

(数据来源:来自初见瑜伽微信公众平台2015.9-2018.1)

3“初见瑜伽”教学平台图文学习情况

在分析学习用户的学习行为中,我们通过教学平台实时数据了解学习用户的学习习惯、学习周期以及不同时间段的学习情况。图3学习走势图中,在5个学期的混合式教学中,第一学年两次阅读高峰都出现在学期末,说明在学期考试中学习用户可以利用教学平台信息资源进行反复深入的学习。而在第二学年中随着平台信息资源的整合优化,学习用户的阅读频率一直处于阅读高峰,教学信息平台和课堂教学融合的混合式教学模式逐渐被学习用户所认可。在第三学年前半学期,阅读同样出现了两次高峰,而这一学期的两次高峰不同于前两个学年。在两学年的信息平台发展中,第三年信息平台的教学资源更新周期进入了平稳期,信息的推送周期在发生的变化。但是不论是在信息平台的初创阶段、信息资源整合优化阶段,还是在平稳发展阶段。学习用户都可以通过信息平台进行反复深入的学习。

 

 

(数据来源:来自初见瑜伽微信公众平台2015.9-2018.1)

图4 “初见瑜伽”教学平台图文学习途径

在学习内容途径的分析中,学习用户主要是往期精彩、瑜伽课堂、瑜伽日常三种内容类型,在信息平台初创阶段,学习用户主要通过往期精彩查找学习内容,说明学习用户在学习新知识的同时还对已学知识内容进行反复学习,从而达到温故知新的目的。随着信息平台优化整合,学习用户学习途径更为丰富多样,通过数据发现,学习用户不仅对课堂教学内容感兴趣,还对瑜伽音乐、课堂精彩等辅助教学内容也有兴趣,所以课堂教学不仅是传授知识技能,更多的是学习用户的学习体验感。

 

(数据来源:来自初见瑜伽微信公众平台2015.9-2018.1)

5“初见瑜伽”教学平台学习时段

    在不同时段学习用户学习情况,信息平台一周学习时段走势显示,四次阅读高峰依次为周二、周三、周四、周一,阅读高峰与瑜伽课堂教学时间相吻合,进一步证明了信息平台的使用可以丰富课堂教学,在每日时段阅读分析中,阅读高峰分别出现在晨练时间6007008:00之后开始回落。这一时间学生可以通过教学平台信息获取晨练的瑜伽动作,从而达到锻炼身体的目的;第二次高峰出现从上午900开始到1100到达一天阅读的最高峰,这一时间正是瑜伽课堂教学时间,说明教师正在利用移动互联终端进行混合式教学。让学习变的更生动直观,同时启发学生的主观能动性。第三次高峰从晚上8点开始到到达高峰之后逐渐回落。除了晨练的学习用户,还有一部分学习用户是在晚上进行锻炼的,瑜伽又有助眠的特性,所以一部分学习用户会选择晚上进行练习。另外还有一部分学习用户在晚上进行明天课程的预习。从不同时段走势图来看,在课堂教学中应用信息平台可以丰富学习用户的学习方式,整理碎片的学习时间。进一步印证对信息平台的假设,构建微信公众平台支持下的混合式教学模式

3.4瑜伽课程微信教学平台学习用户学习效果评价互动分析

教学评价最早可追溯到20世纪20年代,泰勒正式提出了“教育评价”的概念,其目的通过多种学习信息激励学生学习,帮助学生有效调控自己的学习过程,使学生从被动接评价转变成为评价的主体和积极参与者“初见瑜伽”教学平台的应用中,形成性评价包括学习用户的图文阅读转化和教学信息转发行为以及师生互动等方面。

 

(数据来源:来自初见瑜伽微信公众平台2015.9-2018.1

4人均发送次数与消息发送次数分布图6

学平台实时数据显示:在1128名学习用户中,有858名学习用户有过转发学习信息,占76.06%805名学习用户转发次数在15次,占93.82%50名用转发次数在610次,占5.83%10以上的只有3名,占0.35%。大部分用户转发次数15次。

3互联网+瑜伽教学互动关键词类型出现频次一览表

关键词

出现频次

回复情况 

占比

练习瑜伽的感受

246

进行整理回复

29.96%

有关课堂知识的

216

每周会对

26.30%

练习过程中出现的问题

188

并且会及时向老师

22.89%

对瑜伽课堂的感悟

103

这些问题

12.55%

活动活跃度

25

反应这些

3.05%

 对老师的评价

43

情况

5.25%

总计

821

 

100%

(数据来源:来自初见瑜伽微信公众平台)

在师生互动方面,学习用户在教学平台上发送了821条留言,其中练习瑜伽的感受246条,有关课堂知识216条各29.96%26.30%两类出现频率较高;其次是课堂练习出现的的问题以及瑜伽课堂感受分别为188条和103各占22.89%12.55%还有少量活跃度和教师评价等留言。通过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学生对学习的关注度是很高的,反映了线上线下互动的现状。但我们通过数据发现,也出现了学生对老师的评价,说明学生对老师的认可,使师生关系更较融洽、教学更加和谐。

4结论与建议

4.1着重以学习用户体验感为核心的教学设计

加涅曾在(教学设计原理)(1988年)中界定为:“教学设计是一个系统化(systematic)规划教学系统的过程。在研究中发现“初见瑜伽”教学平台中学习用户不仅局限于课堂教学的学生,网路环境下学习用户分布较广,在这一现状下如何设计教学单元让学习用户体验感更好,是微信信息平台未来发展和应用的基础。

     在此基础上应以微信学习用户为核心,将专业知识转化为社会普及化信息资源进行教学设计。通过平台实时数据了解学习用的的学习需求,开发设计与之相适应的信息资源;利用网络快速传输的特性,设计不同形式多样的信息资源。结合微信公众平台的智能功能,创建多元化的学习情境模式与学习支持服务,从而将学习生活化。

4.2加强信息化资源和教学媒介并重的资源建设

在研究中发现,学习内容的信息资源和学习需求影响着学习用户的学习行为。在信息资源中,关于教学资源的媒介信息最多,学习用户也最为关注,同时在学习认知中发现学习用户可以利用信息资源媒介反复进行学习,并且在信息资源转化中进行了学习分享。在学习途径方面,学习用户也因通过平台查找学习资源的便捷,而由被动学习为主动学习。信息平台还整理了学习用户的碎片学习时间,让学习变的随时随地。

     因此,在微信教学信息平台的资源创建方面,我们可以根据媒介资源制作“最小代价率”的设计原则,体现便捷性、吸引性、需要性。采用信息可视化的媒介形式进行教学内容建设,利用单元教学模块进行资源优化整合,使学习资源更容易获得。避免给学习用户造成不必要的信息干扰。同时,教学信息资源的拓展以及更新周期因根据学习用户的需求进行建设。

4.3信息资源多元支持下的学习情境创建与体验

在情境教学中学习用户可以通过教学平台查找到学习资源,还可以有目标的进行学习资源分享,同时还可以在平台中与教师之间进行互动交流。让教师与学生的互动交流更便捷,但微信公众订阅号受着技术的限制,还不能实现学习用户与学习用户的交互沟通。

建议在教师设计情境教学单元中,嵌入线下教学过程在线上进行教学回顾,例如:课堂精彩瞬间、学员分享的情境回顾单元,使学习用户有归属感学习体验。

参考文献

[1]南国农.教育技术理论体系的重构:路线图[J].现代教育技术,2010,20(04):5-7.

[2]姜强,赵蔚,王朋娇.碎片化学习视域下基于智能手机的大学生移动学习认知研究[J].现代远距离教育,2014(01):37-42.

[3]https://baike.baidu.com/item/教学形成性评价//7111265

[4]https://baike.baidu.com/item/教学设计

[5]山峰,檀晓红,薛可.基于微信公众平台的移动微型学习实证研究——数据结构公众平台为例[J].开放教育研究,2015,21(01):97-104.

 

上一篇:关于初三数学课堂教学存在问题及对策建议

下一篇:分析常见城市雨水排水系统的优化措施

推荐阅读
备案ICP编号  |   QQ:2219005666 122623001  |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  |  电话:18509484016  |  

Copyright © 2019-2025 甘肃论文网(www.gsl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安全联盟认证